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


出版: 商务印书馆
分类: N53
形态: 约 654 页 - 260 章节

全文目录

爱因斯坦文集
第三卷选编 说明
告欧洲人书(1914年10月)
二、普鲁士科学院给爱因斯坦的信
我不是绝对的和平主义者——给日本篠正瑛的两封信
给W.弗劳恩格拉斯信的反响
第一卷补遗之一
补遗之二
爱因斯坦给M.贝索的信选译
爱因斯坦文集附录之一
爱因斯坦文集附录之二
给罗曼·罗兰的信(1915年3月22日)
学者唯一的“祖国”——1915年8月23日给P.埃伦菲斯特的信
欢呼德国1918年11月革命——1918年11月11日给母亲的两张明信片
在国会大厦对柏林大学学生的讲话(1918年12月)
我尊敬列宁(1918年)
约瑟夫·泡培尔·林卡乌斯(1921年)
我对美国的最初印象(1921年7月)
科学家和爱国主义(1922年)
悼念伐耳特·拉特瑙(1922年)
对上海的印象(1922年11月15日)——根据爱因斯坦旅行日记的报道
科学的国际主义
国际联盟是强权政治的驯服工具——1923年12月25日给居里夫人的信
给一个德苏友好团体的信(1924年)
祝罗曼·罗兰六十岁生日的贺信(1926年)
达伏斯的大学课程(1928年春)
反对一切战争的理由——1929年9月24日给J.S.阿达马的信
电影的作用(1929年10月)
人生的意义
人的真正价值
善与恶
关于财富
社会和个人
《爱因斯坦传》序(1930年)
我的世界观(1930年)
教师和学生——对一群儿童的讲话
法西斯和科学——给A.罗各的信
犹太人的理想
劳动的巴勒斯坦
基督教和犹太教
生产和劳动
科学和战争的关系(1930年5月)
全世界裁军宣言(1930年5月30日)
无线电的社会意义(1930年8月22日)
失去了的天堂(1930年9月)
犹太共同体(1930年10月)
战斗的和平主义(1930年12月14日)
古巴的印象(1930年12月19日)
为和平而牺牲(1931年1月)
同小洛克菲勒的谈话(报道,1931年1月)
要使科学造福于人类,而不成为祸害(1931年2月16日)——对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学生的讲话
和平主义和社会主义(1931年3月4日)
为莫尼冤狱声援(1931年3月18日)
学术自由——论贡贝耳事件(1931年4月)
关于1932年的裁军会议(1931年9月4日)
经济问题与和平问题(1931年9月30日)
悼念T.A.爱迪生(1931年10月23日)
主权的限制(1931年11月22日)
关于建立国际知识界反战团体的倡议——给S.弗洛伊德的信
反对普遍兵役制
对世界经济危机的看法(1931年)
生产和购买力
科学的困境
给美国黑人的信(1932年1月)
裁军没有渐进的道路(1932年2月1日)
经济抵制(1932年2月27日)
商业利益和战争(1932年)
有没有一种犹太人的生命观?(1932年9月)
祝高尔基65岁生日的贺信(1932年9月29日)
不回德国的声明(1933年3月10日)
给普鲁士科学院的信
一 (1933年4月5日)
二 (1933年4月12日)
附:一、普鲁士科学院反爱因斯坦的声明(1933年4月1日)
一 (1933年4月7日)
二 (1933年4月11日)
给巴伐利亚科学院的信(1933年4月21日)
附:巴伐利亚科学院给爱因斯坦的信(1933年4月8日)
科学家对政治问题不应当明哲保身——1933年5月26日给冯·劳厄的信
关于良心拒服兵役问题——1933年7月14日给比利时国王阿耳伯特的信
要依靠武装力量来保卫自己——1933年7月20日给A.纳翁的信
只能以军事准备来对付纳粹德国(1933年8月28日)
文明和科学(1933年10月3日)
教育和教育者——给一位女青年的信
教育与世界和平(1934年11月23日)
和平主义的重新审查(1935年1月)
纪念摩西·迈蒙尼第(1935年4月)
和平必须确保——同R.M.巴特勒特的谈话(1935年)
希特勒怎样会上台的?(1935年)
群众政治上的成熟程度和革命——1935年9月14日给一个加拿大青年的信
科学和社会(1935年)
自白(1936年)
保卫言论自由(1936年)
知识分子和政治问题(1936年4月20日给一个加拿大青年的信
论教育(1936年10月15日)
支持西班牙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1937年4月18日)
道德衰败(1937年10月)
我们对犹太复国主义的责任(1938年4月17日)
道德和感情(1938年6月6日)
给五千年后子孙的信(1938年9月)
他们为什么要仇视犹太人?(1938年11月)
关于民主和学术自由问题(1939年2月)
恶运的十年(1939年)——《我的世界观》续篇
目标(1939年5月19日)
为原子能问题给罗斯福总统的信(1939年8月2日)
自由和科学(1940年)
科学和宗教(1940年9月)
感谢并支援苏联的抗德战争(1942年10月25日)
人类生活的目标(1943年4月11日)
关于脑力劳动者的组织(1944年5月)
哲学家和政治——1944年6月7日给B.克罗齐的信
关于科学和政治问题答客问(1944年6月17日)
致华沙犹太区战斗英雄(1944年)
要原子战争还是要和平(1945年秋)
战争是赢得了,但和平却还没有(1945年12月10日)
不要受德国人的眼泪运动所愚弄——1945年12月30日给J.弗朗克的信
黑人问题(1946年1月)
美国科学家应当拒绝政府的不义要求(1946年)——给拟议中的美国“全国科学家会议”的信
对战争起因的看法(1946年2月)
走向世界政府(1946年5月29日)
为黑人问题给杜鲁门总统的信(1946年9月22日)
纪念卡尔·冯·奥西厄茨基(1946年12月10日)
为原子科学家非常委员会筹募教育基金的信(1947年2-3月)
军国主义精神(1947年夏)
为大战中牺牲的烈士纪念碑所拟的题词(1947年5月)
要原子战争还是要和平(续篇)(1947年11月)
给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1947年9月)
对苏联科学家的答复(1947年12月)
附:爱因斯坦博士的错误想法——瓦维洛夫、弗鲁姆金、约飞和谢苗诺夫的公开信(1947年11月)
反对美国实行普遍军事训练的声明(1948年3月18日)
宗教同科学不可和解吗?(1948年6月)
坚决反对美国准备进行预防性战争的阴谋(1948年6月5日)
给国际知识界和平大会的贺信(1948年8月)
答《且尼纪录》问(1949年2月)
同战后德国的关系问题——1949年1月28日给奥托·哈恩的信
为什么要社会主义?(1949年5月)
关于防止战争的问题——1949年12月29日给J.阿达马的信
以色列的犹太人(1949年11月27日)
科学定律和伦理定律——P.弗兰克《相对论——一个丰富多彩的真理》(1950年)
为美国制造氢弹而发表的电视讲话(1950年2月13日)
对于俄国十月革命同知识分子关系的看法——1950年3月16日给S.胡克的信
国家和个人良心——1950年7月19日给美国“科学的社会责任协会”的公开信
社会主义和国际安全问题——1950年6月12日给一个手工业工人的信
科学家的道义责任——给“意大利科学协进会”的贺信(1950年10月)
伦理教育的需要(1951年1月)
美国扩军备战政策是世界和平的严重障碍——1951年1月5日给E.拉比诺维奇的信
支持美国青年拒服兵役的斗争(1951年3月20日)
群众的激情和战争——1951年6月8日给一个布鲁克林人的信
艺术和政治——1951年8月13日给画家西·列温的信
文化总是世界和解的一个基础(1951年12月)
论古典文学(1952年2月)
保证人类的未来(1952年3月)
为制造原子弹问题给日本《改造》杂志的声明(1952年9月20日)
美国的扩军备战是文化衰落的病根(1952年10月)
培养独立思考的教育(1952年10月5日)
一 (1953年2月22日)
二 (1953年6月23日)
给莱奥·贝克的献词(1953年5月)
要坚决同美国的法西斯化进行斗争——1953年5月16日给W.弗劳恩格拉斯的信
一、1953年6月26日给罗素的信
二、1953年6月30日给卡尔·塞利希的信
原子爆炸的后果——1953年7月4日给瑞士一位老年妇女的信
人权(1953年12月5日)
为保卫学术自由和公民权利而斗争——75岁生日对“保卫公民自由非常委员会”的答复(1954年3月)
不愿做美国科学家,宁愿做管子工或小贩——答《记者》杂志问(1954年11月)
美国的新殖民主义——1955年1月2日给伊丽莎白的信
以色列所应采取的政策(1955年1月4日)
法律和良心(1955年2月21日)
为防止可能来临的厄运出点力——1955年2月28日给J.伊萨克的信
为和平宣言给玻尔的信(1955年3月2日)
中东问题和美国的帝国主义政策(1955年3月8日)
关于建议制造原子弹的动机——1955年3月19日给冯·劳厄的信
对被指责为“颠覆分子”的答复(1955年4月5日)
为以色列“独立纪念日”准备的未完成的讲稿(1955年4月11-13日)
罗素-爱因斯坦宣言(1955年7月11日)
失业的痛苦和探索自然界统一性的乐趣——1901年4月14日给M.格罗斯曼的信
1905年春天的四项研究——1905年5月给C.哈比希特的信
爱因斯坦给德西特的信(1916-1918年,1933年)——卡拉·卡恩和弗朗兹·卡恩报道
对几种统一场论的评价——1922年6月6日给H.魏耳的信
关于诺贝耳奖金——1923年1月11日给N.玻尔的信
附:N.玻尔1922年11月11日给爱因斯坦的信
大自然赋予我们的是渴望多于智慧——1923年5月底给H.魏耳的明信片
对玻尔等人否定守恒定律的评论——1924年5月31日给P.埃伦菲斯特的信
评M.E.梅耶松的《相对论的演绎法》(1928年)
感谢斯托多拉(1929年春)
生活和工作的感受——1935年夏给妹妹的信
悼念马尔塞耳·格罗斯曼——1936年给格罗斯曼夫人的信
关于哲学和科学问题的谈话(报道)——1945年1月同A.施特恩的谈话
《伽利略在狱中》读后感——1949年7月4日给麦克斯·布罗德的信
关于相对论诞生的年份——1952年3月11日给C.塞利希的信
相对论发展的三个阶段——1952年6月给C.塞利希的信
74岁生日答客问(报道)(1953年3月14日)
反对实证论及其他(报道)——1952-1954年间同R.卡尔那普的谈话
选编说明
生活的一个侧面(1903年1月)
也许量子问题的答案就藏在这里(1909年12月31日)
关于比热理论(1911年5月13日)
对第一次索耳未会议的印象(1911年12月26日)
红外线的吸收及其他(1912年2月4日)
物理学家对引力论的态度(1913年底)
我不怀疑引力理论的正确性(1914年3月初)
科学方面两个好消息(1915年2月12日)
如今实现了最大胆的梦想(1915年12月10日)
关于广义相对论(1915年12月21日)
引力论获得巨大成功(1916年1月3日)
关于有限宇宙的设想(1916年5月14日)
关于辐射的量子理论(1916年8月11日)
续论辐射的量子论(1916年8月24日)
可以肯定光量子的存在(1916年9月6日)
空间和时间的客观意义之所在(1916年10月31日)
为什么要提出闭合空间的假设(1916年12月中旬)
关于宇宙学和其他(1917年3月9日)
营救F.阿德勒(1917年4月29日)
对马赫的看法(1917年5月13日)
附:贝索1917年5月5日给爱因斯坦的信
关于辐射量子的实在性和广义相对论的能量原理(1918年7月29日)
关于魏耳的理论和宇宙学问题(1918年8月20日)
理论必须以经验事实为依据(1918年8月28日)
黎曼几何也有它在地球上的起源(1918年9月8日)
对德国十一月革命后局势的看法(1918年12月4日)
关于魏耳理论及其他(1919年12月12日)
人民的向导及其他(1920年7月26日)
第一次访问美国的感受(1921年5月28日)
关于场论以及国际联盟(1924年1月5日)
在量子问题上我相信自己走的道路是正确的(1924年5月24日)
对魏耳、爱丁顿、舒滕工作的评价(1925年6月5日)
关于仿射场论(1925年7月28日)
对米勒实验和量子力学的看法(1925年12月25日)
统一场论的重大发展(1929年1月5日)
对巴勒斯坦问题的看法(1929年11月4日)
关于螺旋星云红移的发现(1931年3月1日)
关于统一场论和经济问题的讨论(1931年10月30日)
关于黄金问题(1931年11月19日)
时局、相对论及其他(1936年2月16日)
我还是以昔日的喜悦努力钻研问题(1937年6月9日)
在美国商人最吃香(1938年8月8日)
张伯伦是什么东西?(1938年10月10日)
统一场论方面的一个新尝试(1942年8月)
巴勒斯坦问题是英国“分而治之”政策的恶果(1946年4月21日)
对马赫的评论及其他(1948年1月6日)
对量子力学的看法(1949年7月24日)
关于统一场论(1949年8月16日)
要掌握事物的本质是困难的(1950年4月15日)
五 十年思考还不能回答光量子是什么(1951年12月12日)
青年时代二三事(1952年3月6日)
特殊和一般,直觉和逻辑(1952年3月20日)
生命有个了结,是好事(1952年7月17日)
否认“实在状态”就落到贝克莱的境地(1952年9月10日)
要大胆思辨,不要经验堆积(1952年10月8日)
时间箭头、基本概念的危机及其他(1953年7月29日)
广义引力论的困难所在(1953年9月22日)
关于相对论的发展(1954年8月10日)
附:贝索1954年10月1-4日给爱因斯坦的信
悼念贝索——1955年3月21日给M.贝索的儿子和妹妹的信
对贝索的评价——1926年12月21日给H.仓格尔的信
贝索,爱因斯坦最亲密的朋友——《爱因斯坦给M.贝索的信选译》编后记
爱因斯坦著作目录
一、科学论文和一般学术性著作
爱因斯坦生平和历史背景年表
二、社会政治言论及其他

> 分类号相同的书
  1. 学科前沿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先资助领域战略国际研讨会论文集,Pong,高等教育出版社,7-5325-2699-2,N53
  2. 面向21世纪的中国科学院博士后——中国科学院博士后科研论文集,张国华,科学出版社,7-80100-665-8,N53
  3. 藏北科技之光,马世骁,辽宁人民出版社,7-5021-2918-9,N53
  4. 自然与古希腊,Schrodinger,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7-5036-3506-1,N53
  5. “十五”优先资助领域论证报告集, ,原子能出版社,7-5022-2480-7,N53
  6. 逻辑·语言·计算,马希文,照片,7-100-03543-0,N53
> 相同出版社的书
  1. 人是什么,夏甄陶,商务印书馆,7-100-02846-9,C912.1
  2. 中国辞书论集1997,中国辞书学会学术委员会,商务印书馆,7-100-02948-1,H16-53
  3. 新实证主义,Haller,商务印书馆,7-100-02420-X,B085
  4. 进入澄明之境——哲学的新方向,张世英,商务印书馆,7-100-02648-2,B01
  5. 施莱尔马赫传,Kantzenbach,商务印书馆,7-100-02586-9,B979.951.6
  6. 圣奥古斯丁,Ferrier,商务印书馆,7-100-02259-2,B503.1
  7. 西塞罗三轮,Cicero,商务印书馆,7-100-02700-4,B82
  8. 历史对于人生的利弊,Nietzsche,商务印书馆,7-100-02046-8,B516.47
  9. 卢梭传,Trousson,商务印书馆,7-100-02593-1,B565.26
中图分类: > N53 > 自然科学总论 > 自然科学丛书、文集、连续性出版物 > 论文集

© 2008 www.nulog.cn